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休宁县徽匠学校 -休宁县徽匠学校>> 欢迎访问—

盐碱地上的苦菜花——记中职资助贫困生家访

[日期:2016-10-21 10:03:31] [字体: ]

十月的皖南是最令人惬意的!没有春的湿冷,夏的酷热,冬的严寒;有的是温婉的秋阳,凉爽的金风。周六上午一职高副校长汪茂庆会同县教育局资助中心负责人项雪华及工作人员黄伟赴兰田镇走访该校获中职资助的贫困生家庭,我有幸同行。汽车在屯黄公路上疾驰,窗外金色的阳光普照着青山绿水,黄白秋菊,粉墙黛瓦点缀其间。这应该是一段愉快的行程。

在前川

很快到了兰田镇的前川村,通过电话联系被访学生前来把我们迎往家中。一路上有不少簇新的民居,跨越的河道也整治一新,可村里人很少,且都是老人和孩子,偶尔几声狗吠。该同学家的房子基础很高,即便如此同左邻右舍的新楼房相比也难掩寒碜。走进他家,堂屋不大,没有电器,一张粗陋的小方桌和几张椅凳,收拾的干净、整齐。该生和奶奶在家,奶奶腿有残疾。奶奶说:“孩子父母都在浙江打工,可是没有本事,做的是零工,挣不了什么钱……”我们向她详尽宣传了国家的中职资助政策,同时嘱咐该同学在家要好好孝敬奶奶,尽可能多做家务活。离开时,我们都觉得在当今社会有一技之长是多么的重要。

在西村

出兰田镇数公里我们来到了山洼里的西村,在热心人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被访学生家。这是一幢只建完一层的楼房,显然原计划是建两层的。停建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墙面已斑驳发黑,近山的一面长有青苔,丝毫没有续建的迹象。虽然来之前我们已经大致了解该同学的家庭情况:父亲只剩有一肾,在外打工。母亲早已改嫁,不再与该家庭有联系。是奶奶一手把孙子拉扯大的。可当我们走进这个家,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徒有四壁。他家没有堂屋,吃饭就在厨房里,厨房的墙壁被油烟熏得漆黑,残破的蜘蛛网浸着油烟,沾着灰尘挂在房梁上,随时都可能掉落。烧柴的锅里煮着猪食。唯一的小方桌上漂着的碗筷瓢盆沾满了灰尘,地上凌乱地放着南瓜、红薯和红薯藤……经过了解才知道,这半截房子还是和大伯合建的,我们刚进门的那间是大伯家的。我特意上了房顶看那间临时搭建的房间——该同学的卧房,里面也只有一张床和一个五斗橱柜,那橱柜有一定年头了,很可能是他父母结婚的家具,显然当父亲回来父子共用这间卧房。他大伯家也比他家好不了多少,因为在大伯家的厨房里也摆着一张床。当我们把中职资助的政策告诉老奶奶时,她说:“感谢共产党,感谢国家。我儿子是在做事时,跌下来,腰子戳到,割掉了。媳妇也走了。我不怨别人……我今年81了,我只希望孙子好好读书长大成人。”当我们告别时,她又说:“实在是得罪人,想泡杯茶给你们喝,可家里连茶叶都没有。”此刻我几乎要落泪。要知道兰田也是我县著名的茶叶之乡啊!她家肯定产茶,是懒惰吗,是不舍得吗?显然都不是。应该是尽其地之出,来维持生计了。前往大塘的路上,我们很少说话,车里的气氛沉郁了许多。

在大塘

在大塘村口刚好遇到该村村长,他把我们领到被访同学家门前,说:“他家刚刚弄了一下,好多了。”我说:“他家看来还不错嘛。”村长说:“这不是他的房子,是他舅舅给他家住的。”原来如此。他舅舅我知道,和我是初中同学,是砖匠,在农村承建民房,也算得上农村里的能人。到他家里,他母亲知道我们来意后,招呼我们坐下。这是位坚强的母亲,可能是小时患了小儿麻痹症,双脚萎缩,不能站立,始终坐在特制的小凳上。“行走”时,需先一只手撑在地面上,另一只手把凳子移过去,再将身体移至凳上,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她说:“我这个样子你们都看见了,他老子腿也不灵便,跟着我哥做点散事。我不能去工地做工,就在家里种菊花。地里的事我都要做的。这么多年我一家能有今天,全靠我哥哥、弟弟的帮衬,隔壁的照顾。这房子也是哥哥给的,刚刚弄了一下。”在母亲和我们交谈过程中,几次叫儿子出来见见老师,可该同学躲在房里就是不出来。这同学在学校很活跃的,还是学校运动队的,见到我都会叫声:“老师好!”虽然我不带他班的课。今天是怎么了?母亲继续说:“我孩子从小是穿百家衣长大的。小时候,常有不懂事的孩子骂他,说他是大家帮着养大的。所以他很要面子……”我明白了,我们的到来也许触痛了少年敏感的心。这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孩子。后来他出来了,我把上一位同学家里景况的照片回放给他看。是想告诉他:还有同学的家境比他还要糟糕,这也不丢人。他看了照片说:“他是我同班同学,身上的衣服还是我借给他的。”这是个富有爱心的少年!能同情,帮助比自己更不幸的同学。我们柔软的心再次被触动。

在坞口

我们很快到了这次家访的最后一站——坞口。很幸运我们的车就停在了被访学生的家门口,遗憾的是该学生和奶奶一同外出了。只爷爷在家,年老体迈,拄着拐杖,颤巍巍的,且严重耳背。和老人家交流,近乎要嘶吼。当我们问起他儿子,老人家迟疑了好一会,说:“儿子已经去世十多年了,生癌。当时孙女才一岁多点,她妈妈也改嫁了,不再与这个家庭有来往,是我和老太婆把她拉扯大的。好在我是建材厂的工人,每月有2000多点的退休金……”这又是一个不幸的家庭,女孩凄凉的身世让我们的心头涌起阵阵酸楚。走出她家,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变得灰蒙蒙的了。

幸福的家庭全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其不幸的遭遇。该校特殊贫困的学生远不止上面几位,还有分布在更边远山区的,比如黄尖、白际的高山上,溪口、流口的深山里。他们就像生长在盐碱地上的苦菜花,虽然条件艰苦,甚至恶劣,却依然倔强生长,悄然绽放。该校下一步准备从学校紧张的资金中挤出一部分对这些特殊贫困的学生进行进一步补助,以便他们顺利完成学业。同时要求老师给予这部分学生以更多精神上的抚慰和心理上的疏导,以便他们健康成长。孩子们,我想对你们说:贫穷并不可怕,更不丢人。人不能选择出身,但可以选择道路。希望你们选择坚强,选择阳光。学校、社会不会忘记你们,党和国家没有忘记你们!

一职高:汪柏富

阅读:506次  

复制 】 【 打印
声明:本站所有内容版权都归我中心所有,在未经我校同意允许下,任何单位或个人严禁抄袭或引用,否则可能受到我中心最大程度的起诉。

在线留言 | 成绩查询 | 在线报名 | 课件下载 | 校内论坛 | 后台管理 | 

Copyright © 2010 休宁县徽匠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ZSchool_V2.8 Youxue   页面刷新:15.63 MS
地址:休宁县县城
技术支持:有为工作室   联系QQ:308635558  备案信息:皖ICP备14006420号
本站被访问